《超脑少年团》总在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?其实它只揭示一个真理

纳兰惊梦/文

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收官了,在最后一期节目里,摆在少年们面前的依旧是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:通过一条短短几秒钟的视频,需要准确定位视频拍摄的地点,最终找到超脑旗帜(www.quyong.net)。

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需要完成这种“天方夜谭”式的任务:譬如在第九期节目里,他们需要根据一张飞机上空俯拍的照片,来定位所拍摄目标的具体位置;譬如在第八期节目里,他们被要求训练AI程序,来模仿李白、杜甫的风格来写诗;再譬如在第七期节目里,他们被要求用古早科技馆里隐藏的零件,自己组装一步移动通话设备……

在这样一件件看似不可能完成任务的背后,其实考验的核心是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其实最后一期节目里有个小插曲也很是有趣,在两组少年们仔细观察线索视频,并试图根据蛛丝马迹来推导出有用的信息时,作为特邀嘉宾“超脑小天使”的脱口秀演员呼兰提出了他自己的解决方案:直接拿手机里的视频给熟悉城市每个角落的出租车司机看,发挥他们的职业优势来获取线索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个跳脱出节目常规路径的思路,却在无形中最为符合节目主旨的一种结题思路: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从最开始就不限制少年们在完成挑战时使用工具,实际上正确使用工具本身就是人类文明的里程碑;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也从未限制解题手段,它所强调也正是万事万物本就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,只有解决问题的更优方案。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,呼兰的解题思路,未尝不是一种好办法。

包括魏坤琳在点评最后一期少年们的表现时,也重点提到了“脱虚向实”的能力、结合生活常识的能力,而这些可能正是目前绝大多数少年们所缺乏的,恰恰也正是他们所需要的。

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本质上并不是天才少年一路开挂,完成各种瞠目结舌挑战的爽文小说,而是脚踏实地从生活实际出发的真实考验。譬如在第九期交通路网堵车问题,是真实存在于现实都市中的难题,可以说这就是一场前沿科技与现实生活的碰撞。

而少年们通过梳理信息、制定策略、编程模拟等一系列操作,最终完成的挑战,实际上对于现实生活也有着积极地意义——当你能够用自己的力量让整个城市、整个社会产生更加积极的改变,那种成就感显然是无法比喻的。

理论知识需要实践来检验,未来发展同样需要实践奠基,纳兰个人以为,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无论是节目立意还是价值引领有着清晰的导向,那就是少年的发展应当是多样性、开阔性的。

尤其是在当下“双减”政策的社会背影下,更是印证了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这档节目的前瞻性:孩子们学习理论技术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能够具有独立的思考能力、收集与解析信息的能力,创造解决问题的能力。毕竟,依靠刷题考试筛选出来的学生,不是当今社会真正需要的新鲜血液。

如果说江苏卫视《超脑少年团》刚开播时,就因少年出色的表现以及节目传达出的教育理念,让家长们带来深刻的自我反思,那么纵观整季节目,这种震撼变得愈加强烈。不敢奢望说一档综艺节目就能改变整个教育环境,但至少希望它能够带来足够的影响。

主营产品:离心泵,水泵,泵配件,增压泵